2252优惠券 / 时尚 / 正文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日期 2022-10-18 16:16:58  ctime表态网


闷骚入骨
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
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,要下决心买一块表,越来越难。

不是新推出的表款有什么问题,只是和时代格格不入而已。如果我打开衣橱,怎么挑都是无印良品的清心寡欲基本款,接着用Unibody的笔记本电脑完成一天的工作,间隙中拿出被两片玻璃夹住的手机放松片刻,你就能下意识地觉察到,传统腕表在这个被极简主义、少即是多、包豪斯所统治的文化氛围中有多么突兀。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北欧风、极简主义的产品设计成为主流

假如非得找一个人为此负责,那只能是史蒂夫·乔布斯。他在发布会上的毛衣、牛仔裤、球鞋的三件套是多年定式,在简洁干练的服装陪衬下,介绍着今年又被砍掉几个接口的新产品,手腕上已经没有让传统腕表过份矫饰的余地。大家转而选择智能表,它已经被普及成了某些场合的“制服”,平庸而和谐。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三宅一生毛衣+Levis牛仔裤+New Balance球鞋


所以,到底有没有既能让你在人前低调两小时,一旦注视两秒就能使他们喊出一声“喔唷~”的腕表存在?能用云淡风轻的方式表达你自己的见解?

设计师造成的局面自然会有设计师来解决。一块由摄影师、平面设计师、制表师一起打造的腕表在30年前就用它精致的简洁之美给出了答案——NOMOS的Tangente 139腕表。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Tangente 139就像古希腊雕塑中的神话人物,用线条、比例来勾勒自己的出众夺目,未施粉黛。从充满古典美的小三针布局开始,整体就散发出干净整洁的格调。表盘上的元素都为阅读时间而服务,没有日历窗或者瑰丽的盘面纹理来做出非份的强调。时标和刻度都是印刷上去的,淡化了立体感,却与周遭和谐相处,让盘面整个看上去像一本杂志,在二维空间里提供适当的信息量,不多也不少。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盘面唯一的色彩来自于三根蓝钢指针。在光线直射时,它的蓝赏心悦目,就像维米尔的蓝,是主角专属的珠宝般的群青色调。但在光线变幻为漫射时它就近乎黑色,褪去了装饰性,只求和白色的表盘形成最强烈的反差,让读时简单。不能招之即来的群青色反而显得神秘,如果角度恰好,你就收获一个意外之喜。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对于NOMOS来说,表盘的布局排版是最重要的艺术表现方式之一,他们的品牌设计负责人Judith Borowski女士的说法是:


“Tangente的排版设计基于上世纪20年代的古董表,确实受到了包豪斯的启发,但我们也全部重新设计过。”


所以放在一起比较,能看出它和30年代的朗格等德表异常相似。字体有合理的缺省,让盘面显得简洁,但也有适当的参照。数字都挺拔而欣长,突出理性的气质,而且字体方向也一样。
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和朗格30年代的表款有极高的相似度


重新设计的部分,至少NOMOS为每个数字加入了衬线。包豪斯的设计追求是实用主义,装饰性的衬线在包豪斯风格中并不常见(表盘上的品牌logo倒是典型包豪斯)
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带衬线和无衬线的区别


NOMOS的产品设计师Michael Paul解释了重新设计的理由:


“每个不同的(表款)型号都充满了不同的细节设计,按照我们的设计观念,直接从字体库里把现成的拿来用是不行的。”


这样设计造成了什么影响?至少我发现这点以后就感觉字体变得稳定、有重心了。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时标数字上都加入了衬线

不光是正脸,包豪斯对于Tangente的影响浸润了每个细节。表壳平坦,很少有圆弧过渡。两件式的表壳结构(由表圈、表壳组成,而非通常的表圈、表壳、底盖结构)也往极简主义迈出了一步。科尔多瓦马皮表带没有加入内衬,和6.6毫米的纤薄表壳一起贴服在手腕上,透露出工具化的气质。Tangente可供设计的元素并不多,但充分利用好每一个细节还是能塑造出个性的美感。
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
总体来说,它让我体会到“简单”和“简洁”的不同,这也使它和其它品牌有了明显的分野。看着NOMOS的设计师谈论Tangente,就像平面设计师、摄影师在讨论电影海报的设计,它是工业的产物,但内核里满是艺术的元素。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首次公开的Tangente 139设计手稿


Tangente 139各方面都非常成熟,看上去根基深厚。看看它的缔造者们,包括NOMOS的创始人Roland Schwertner,他曾是时尚杂志《Mode Magazine》的摄影师,也兼职IT顾问,就是他决定了Tangente要参考的腕表原型,然后和平面设计师Susanne Günther、制表师Christoph一起完成设计。他们在产品美学和结构设计上都有相当的积累,但这一枚Tangente 139对于NOMOS这家德国制表商来说,却是值得纪念的初试啼声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从左到右分别是本文中的Michael Paul、Roland Schwertner、Judith Borowski

现代的NOMOS成立于1990年,经过创业团队两年的打磨,终于推出了第一批腕表,一共四款,分别是:Tangente、Ludwig、Orion和Tetra。它们有同样的设计语言,在细节上带有各自的诠释。139就是其中之一,并且它已经被视作最能定义NOMOS风格的表款、最具代表性的一枚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从左到右:Orion、Tangente、Tetra、Ludwig


139和其它NOMOS表款一样,还有一枚编号101的同胞兄弟,它们的区别在于139采用蓝宝石玻璃底盖,可以看到这枚自产Alpha机芯的独特美学。但这并不是139最初装备的机芯,NOMOS从初创到现在的变化,从139身上多少也有所体现。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在诞生之初的NOMOS和多数初创企业一样缺少资源,如果你的规划足够务实,你也会从采购统芯开始做起。Tangente 139最早配备了一枚ETA/Peseux 7001手动上链机芯,它堪称是手动上链机芯的模范,结构简单、零件不多、稳定可靠,而且这一点已经反复被其它名牌大厂验证过。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ETA/Peseux 7001机芯


就像字体一样,NOMOS在机芯上也不满足于拿来主义,Borowski女士表示,他们希望自己决定每一部分的品质,他们想了解腕表的心脏。之后的NOMOS在这方面越走越远。它们陆续把调速装置从快慢针改为Triovis螺丝微调,止逆棘爪改变,夹板由三块合并为更具萨克森风格的两块结构,采用蓝钢螺丝,进行镀铑处理以抗氧化,再打磨上格拉苏蒂条纹太阳纹等等一扫原芯的工业风。经过十多年的实践,他们手上的机芯已经和ETA提供的原型相去甚远,于是NOMOS在2005年干脆推出他们的首款自产机芯“Alpha”,也就是Tangente 139直到今天还在采用的这一颗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ETA/Peseux 7001和Alpha的对比


Alpha代表着NOMOS全新的开始,今后他们还陆续推出了自产的自动上链机芯Epsilon、自产的擒纵机构(在业界这并不常见),同时也是他们在头十几年的经验之大成。Alpha依旧以ETA/Peseux 7001的结构为参考,但零部件的六成以上是自产自制的。在格拉苏蒂,行业规则是,一块表必须有半数以上的零件产自当地,然后才能印上“Glashütte(格拉苏蒂)”字样。而Alpha就是NOMOS宝贵的敲门砖,从它开始,NOMOS真正成为了这个制表重镇的代表之一,它的精神里深深烙上了“德国制造”的印记。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当我把它戴在手上,那种轻松感让我惊讶。直径35毫米的表壳体积小巧,结构简约的机芯没有太多零件组成,这些让腕表轻轻地缠绕在我的手腕,毫无压迫感。给它上链时,它会哼鸣出“滴滴滴”的声响,清脆动人,再沿着手指把相应的颤动明确地传递给你。这样的上链体验我在其它腕表上还未曾遇见。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

Tangente 139拥有品牌最初最具代表性的设计,并被赋予了第一枚自制机芯,它和NOMOS一起成长。非常幸运的是,这枚具有特别意义的腕表在30年后的今天依然在售,1万多的定价在系列中也算实惠。它从外观和价格上都波澜不惊,无法让你成为一群人中刺眼的存在,只是帮你融入当下的文化大环境中去,把你隐藏起来,让你游刃有余,只吸引那些敏锐的旁人发出一声艳羡的轻叹。实现这一点,就是对Tangente 139最大的褒奖。


1万多逃不过的选择!这块表的设计就突出一个极简美